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难忘婆媳情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4-15 17:11  编辑: 杨伟玲


  难忘婆媳情

  段雅坤

  转眼间,婆婆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四年了,可她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她那吃苦耐劳、勤勉朴实的品质,她那坚韧刚强、谦逊隐忍的性格,她那宽广博大、无私奉献的胸怀,给儿女和孙辈们留下了一份永恒的爱。

  都说丑媳妇怕见公婆,我也不例外。婚前,我尚未见到婆婆时,就从丈夫的讲述中知道婆婆自幼丧母,命运坎坷,心底善良,但对子女要求比较严苛,尤其对未来儿媳的期望很高。我心中忐忑不已,因为我在家里排行老小,倍受父母宠爱,喜欢读书,却不善做家务,在精明能干的婆婆面前,自然是不合格。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婆婆既温和又善解人意,她没有用挑剔的目光审视我,这让局促不安的我感受到了一份包容和理解。

  婆婆是一位平凡的农村妇女,从未上过一天学,却通情达理,温柔贤惠,无怨无悔地过着相夫教子、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的普通生活。婚后,我们小两口住在城里,每个周末都要回乡下看望公婆,这是婆婆最开心的时候,她总是早早就准备好可口的饭菜,然后就站在大门口张望,看到我们拐进路口,她快乐得像个孩子,立刻转身回屋盛饭,等我们进门,冒着热气的饭菜已端上餐桌,有时是拉条子、擀面条,有时是焖饼子、臊子面,闻着诱人的饭香,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唠家常边吃饭,其乐融融。饭后,我帮着婆婆洗锅刷碗,谈谈家长里短,说说体己话。在当时看似习以为常的平淡场景如今回想起来是多么温馨感人,那才是让人回味无穷的家的味道。

  这个世界特别匆忙,很多难忘的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无力挽回。清楚地记得,那是2011年的元宵节,婆婆中午忙完家务赶到城里,在儿女们的陪伴下去雷音寺敬香祈福,她不顾变形的老寒腿带来的疼痛和不便,一次次匍匐着瘦弱的身体虔诚地跪拜,祈愿全家健康平安。从寺庙回来,街上锣鼓喧天、精彩纷呈的社火表演吸引了婆婆的目光,她踮着脚,透过人群看得津津有味。黄昏时分,我们拎着两份汤圆说笑着回到家,吃着香甜的汤圆,婆婆突然说要和公公一块儿回乡下,我极力劝说她留宿,她却放心不下圈中的羊、笼中的鸡,坚持要回去。我灵机一动,说孩子特别想吃她做的韭菜鸡蛋馅饺子,央求她留下来拌馅包饺子,婆婆这才答应住一晚。我赶紧麻利地和面、擀皮,婆婆熟练地剁菜、拌馅,我们边聊边包,饺子摆满了案板。当我们准备往锅里下饺子时,丈夫打来电话说他要在焰火燃放现场执勤,不能回家吃饭了。婆婆长长地叹口气,把一部分饺子仔细地放进冰箱内冷冻起来,说是改天再煮给她儿子吃。谁曾想,这竟是婆婆给我们做的最后一顿饭。

  五天后,噩耗传来,刚刚六十一岁的婆婆毫无征兆地突发脑溢血昏倒在地,已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正在上班的我听到消息后又急又怕,全身的血脉似乎凝住了,只觉得寒颤难禁,泪落不止。当我们飞奔到医院时,婆婆已进入了深度昏迷状态,双目紧闭,满脸赤红,任凭怎样呼唤也没有一句应答。CT检查结果是大脑蛛网膜下腔出血,不仅位置特殊,出血量还非常大,医生说即便做开颅手术也无法挽救婆婆的生命。但我们仍抱着一丝希望强烈建议医生给婆婆做手术,医生说千万不能开颅,否则连手术台也下不来。第二天凌晨四点,躺在重病监护室插满各种治疗仪器的婆婆再也没能醒来,停止了呼吸。我们忍不住嚎啕大哭,眼睁睁地看着慈爱的婆婆离自己远去而无法挽留,那一刻,我感到撕心裂肺般的悲痛与绝望。

  寿终德望在,身去音容存。婆婆为全家人操劳了一生,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会走得这么突然,没有给她的儿孙留下一句话就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婆婆生前为了让我安心工作,一直帮我把孩子带到了六岁,并打算那年秋天等孩子上小学后就搬到城里专门接送照顾,可是,这个许诺还未兑现,婆婆就撒手人寰了。作为儿媳,我没有机会在她的病床前尽一天孝,这是永难弥补的遗憾,七年的婆媳情也随着婆婆的猝然离世戛然而止。

  (作者单位:敦煌市国税局)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