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许都来客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4-29 16:20  编辑: 杨伟玲


  孔融的朋友圈之四

  许都来客

  张万刚

  荆棘中改元的大汉王朝,百事待兴,正是用人之际。这一年,很多名人投奔许都。孔融来了,刘备来了,郭嘉来了,祢衡也来了。

  来到许都的孔融,凭其在中央国家机关和地方任职经历,还有与曹群主的关系,很快找到了新的工作——被征为将作大匠。这个官名让人想起庄子在《徐无鬼》里记述的匠石运斤的故事,那个工匠能挥动斧子削去郢人鼻尖上的白土,神乎其技的背后,演绎的是知音的信赖,以及庄子对故友惠施的怀念。当然这个职位确实与工匠有关,主要负责修建宗庙、宫室、道路、园林、水土、植树等事务;但是否知音所托,观察有待时日。

  新建的许都营造任务繁重,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就有修建宫室殿宇、宗庙社稷、省台司院衙门、城郭府库等。从地方大员,到建设部长;从自己面对贼兵,到大树下乘凉,孔融的职务级别虽与北海太守相同,俸禄仍为秩二千石,但其职位的变动正应了当今的一句俗语,背心改胸罩,虽然是平调,但位置更重要。

  负责工程营建,这要搁在现在,绝对是一份肥差,多少人为此前腐后继。但对于孔子的二十世孙,名节比金钱更重要。孔融是儒学宗师后裔,从孔融的七世祖孔霸当汉元帝的老师、位至侍中、赐关内侯起,孔氏家族“爵位相系,其卿相牧守五十三人,列侯七人”,出身官宦世家的孔融对金钱没有太多的欲望,历史上也没有关于孔融贪腐的点滴记载。

  孔融在北海战败、丢妻弃子的阴影下,一边着手许都营建的繁重任务,一边见证着这个衰微帝国的点滴复苏,见证着帝国新管家及其谋臣的运筹帷幄与武将的开疆拓土。

  一颗定时炸弹果然被引爆了。点火的是曹操的谋臣荀彧。两虎竞食和驱虎吞狼之计连续发力,受封征东将军、宜城亭侯,领徐州牧的刘备终于中计,与吕布展开火拼,那豹头环眼的猛张飞不小心作了导火索。在刘备奉旨讨袁术出征后,这个桃园结义的拜把子兄弟负责把守徐州,酒醉打了吕布的岳丈;寄身小沛后又扮强盗抢了吕布的军马,让刘备一般人丢了容身之地,只得仓皇投奔许都。可见当个领导,约束自己身边人有多么重要。

  谋士郭嘉经荀彧推荐进了曹营,受到了曹操的隆重接待,有人将二者相会与之后的“隆中对”相媲美。相比优柔寡断、用人不善的袁绍,他更满意这个新的主人。刘备到许都后,曹操即善言安慰,说“玄德与吾兄弟也。”后人读此句觉得曹操“奸甚”,岂不知早年曹刘共破过张角、张梁的黄巾军,后来讨董卓时虽有关公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等实绩,却不受高门贵胄的搭理,曹操极力主张“得功者赏,何计贵贱乎!”还暗中送酒肉抚慰三人。识英雄于未起时,才见眼力胸怀。谋士荀彧、程昱都认为该抓住机会早点收拾掉这个潜力股,但初入曹营的郭嘉却主张不能因“除一人之患,而阻四海之望”,毕竟吸引更多人才最重要。他的意见被迅速采纳。曹操很快上表汉献帝,封刘备为豫州牧,还给了三千兵和万斛粮,让刘备去豫州赴任,并作为消灭吕布的一枚棋子。刘备匆匆来去,大约没有时间见到在许都工作的密友孔融。

  祢衡的到来,让孔融感慨知音重逢。在孔融主政北海期间,这对忘年交结识,时年孔融四十,祢衡二十。后来祢衡为避黄巾之乱,在荆州又呆了一段时间,从结识到重逢,已过去了四年。祢衡是一介寒士,没有孔融儒学祖师后裔和累世做官沉淀的底气,他只好用满腹才学与聛睨王侯的傲气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

  祢衡给孔融的见面礼,是他从荆州赴许都路经南阳张衡墓时写的一篇百余字的微博:

  南岳有精,君诞其姿;清和有理,君达其机,故能下笔绣辞,扬手文飞。昔伊尹值汤,吕望遇旦,嗟矣君生,而独值汉。苍蝇争飞,凤凰已散;元龟可羁,河龙可绊。石坚而朽,星华而灭;惟道兴隆,悠永靡绝。君音永浮,河水有竭;君声永流,旦光没发。余生虽后,身亦存游,士贵知己,君其勿忧。

  微博140字的字数限制曾让大多数人诟病,觉得不够用;后来没有字数限制的长微博和微信大行其道。当我们品味祢衡的文字,原来140字竟然可装下一个先贤的一生和一个后学的自我表达。

  这篇名为《吊张衡文》的微博让孔融激赏不已。祭文没有历数张衡这个绝世天才的天文、地震、历算、文学等成就,而以“南岳有精”横空出世,赞其秀美资质,转而将其文学创作“下笔绣辞,扬手文飞”归因于通达自然规律。用“苍蝇争飞”道破张衡所处之世的时政混乱、小人得势、宦官与外戚专权,用“凤凰已散,元龟可羁,河龙可绊”状写英才遭困的境遇,并与伊尹、吕望之遇明主作比,既道尽张衡不得志的时代背景,也折射出现下的混乱时局。将坚石、星辰之朽灭与道之永存相比,将河水、晨光之穷尽与张衡英名永存相比,不屈志枉道的理想追求不言自明。全文用不要担忧没有同道的心灵对话作结,既将自己引为张衡的知己,又是夫子自况、夫子自道。吊张衡实即是吊自己,吊历史实是吊现实。

  相似的时局,相似的命运,孔融于心有戚焉。

  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汉乐府民歌传统在有汉一代绵延多年。在这乱哄哄的时局下,孔融与祢衡的感时伤世,让彪炳史册的建安文学初露端倪。

  (作者单位:省国税局办公室)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