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文化:读懂杏花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6-10 17:34  编辑: 杨伟玲


  读懂杏花

  段雅坤

  花开有期,在春寒料峭的时节,大西北最早绽放笑容的并不是艳丽夺目的桃花,而是洁白如雪、略施粉黛的杏花。那清新淡雅的杏花,涉过严冬的凛冽坚贞而来,俏展丽影,装点了花色贫瘠的北方之春,诗化了人们的想象,开始燃烧如歌似锦的岁月。

  杏花伫立在春风轻拂的枝头,卓尔不凡,凌寒不惧,将生命之源的坚韧和铮铮铁骨的豪情写满枝枝丫丫,它分明是等待了漫长的时光,才将积蓄已久的激情迸发出来,呈现出一派热烈欢快的勃勃生机。杏花虽不如桃花那般娇柔妩媚、丰姿绰约,却宛若一位洒脱飘逸、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以它素洁淡雅、清纯秀丽的风姿,让人赞叹赏识、倾情怜惜。它在大自然斑斓的舞台上粉亮登场,时尚般地惊艳,诗意般地绚丽,给春天这一望无际的华丽锦绣增添了一抹素雅之美。从古至今有多少文人墨客对杏花钟情,不惜笔墨对杏花的美予以讴歌。唐朝诗人白居易的“赵村红杏每年开,十五年来看几回?七十三人难再到,今春来是别花来”;宋代诗人杨万里的“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王安石的“一陂春水绕花身,花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作尘。”……

  李广杏是家乡最出名的特色水果,二叔就住在盛产李广杏的鸣沙山脚下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里。这里土质松软,日照充足,气候宜人,是杏树的理想生长地,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栽植着大片的杏林,田间地头也是大大小小的杏树,人们种杏、养杏、爱杏,以至使杏花成了家乡春天一张靓丽的名片。每年在寒婆婆不愿离去,春姑娘才“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缓缓登场之时,村里的杏花便迎着春寒近乎羞怯地悄然探出头,刚开始只有那么一朵两朵、三朵——待你发觉时,它却已在一夜之间竞相怒放,缤纷满树了。惊喜并不在于花开,而是它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满枝繁花,因为绽放而努力的过程,是那样的无拘无束、义无反顾。它把一个明媚的春天带到了人间,整个村庄就真的融入杏花的海洋之中了。阳光下,朵朵杏花或洁白,或粉红,娇羞惹人,忍不住低头去嗅,暗香浮动,醉在其中。慕名而来的游人向村口玩耍的小孩问路,一幅真人版“牧童遥指杏花村”的画卷出现在眼前,恍若穿越千年的奇遇,着实给人以美不胜收之感。

  家乡杏花的美是无可争辩的。然而,当人们徜徉在杏花林中踏青赏花、啧啧称赞、拍照留影时,又有多少人能领会到寓于美景中的那一种生命的气息和收获的希望呢?每年杏花盛开的季节恰恰也是天气倏忽万变的时节,一次突如其来的“倒春寒”或一场不期而遇的雨雪足以摧毁寄托着乡亲们无限希翼的成片杏花。今春,一场遮天蔽日的特大沙尘暴以及随之而来的大幅降温让报春的杏花经历了双重磨难,二叔面对因呛尘和受冻而黯然失色、飘零四散的杏花流露出深深的惋惜和无奈,那是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乡亲们种植杏树,从育苗、嫁接、修剪,到施肥、灌溉、驱虫,哪一步没有浸透着他们的心血呢?一棵棵杏树就是他们精心哺育的孩子,只盼着杏花能逃过恶劣天气的浩劫,结出酸酸甜甜的、澄黄的杏儿,这种深邃诚挚的情思,是众多的赏花者难以企及的。因为,秋天的硕果从来不属于春天的赏花人,而属于春天的辛勤耕耘者。唯愿那些有幸躲过劫难的杏树,莫要辜负乡亲们的呵护和守望,让耕耘者在七月杏熟时能捧满怀的果。

  (作者单位:敦煌市国税局)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