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文化:一部手机(上)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6-17 16:09  编辑: 杨伟玲


  一部手机(上)

  贾玉江

  陇原中部山区的七月午后,太阳的光能刺瞎人的眼。下午三点多康宝土特产公司的杨经理来到办税服务厅领取发票。下了车,她把紫色的短裙往下扯了一把就“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左手把一个棕色花纹的包跨在肩上,右手从包里取出墨镜一边上台阶一边戴上。她上身穿一件雪白的短袖衫,胸前留着一个大大的V字,一件金镶玉的挂件刚好放在V字中间。到大厅玻璃门跟前时她下意识甩了一下刚能搭到肩上的头发,略微发红的头发做了一次简短的跳跃后又温顺地垂到她略显丰腴的肩上。这时门“刷”的一声自动打开,她款步进了办税厅。一进门便有凉爽的感觉,车子没有冷媒了,近几天生意忙得没顾上加,毒辣的太阳透过前挡玻璃射进来,坐在车里热得人喘不过气。大厅里已有很多人在办税,她忙到排队取号机跟前,右手食指在取号机的“发票发售”处轻点了一下,在取票口拿到号码后就到等候区,随手从报夹上拿了一份《中国税务报》,然后摘掉墨镜边等候边看报纸。

  杨经理经营的“康宝”土特产公司在当地很有名气,三十八岁的她办公司已有十来个年头,一开始办公司也经历了不少波折,现在已是顺风顺水。“羊肚菌”就是她经营的一个品种,这种菌非常名贵,一斤干货买一千多元。她经营的都是当地的土特产,通过市场和农户家中收购,经过自己挑选、加工、整理,装进印着“康宝”字样的礼品盒里,然后销往外地,或是被到当地旅游的游客购买。这段时间正是往外发货的时候,发票用量大,她来办税厅就是领票来了。

  她在看报纸等候的时候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在她不远的一个位子坐下,坐下后两眼看着墙上大屏中不断滚动的税收宣传内容。这个男的姓张,是一个搞水暖管道加工修理的老板。他手下有两个人给他干活,都是为了学他的手艺。简单的活他给徒弟们指点一下就等着收票子了,但活多或复杂的活老板也脱不了产,身上免不了沾土沾泥的,别人都叫他张老板,他也“哎、哎”地答应。

  张老板正在看屏幕的脸猛地转了过来,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奇香,他准确地判断出这股奇香就是从杨经理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这种香味在他的肠胃内打着转并不住地揪他的心。他暗自深深地吸着让他魂魄不安的空气,不时地偷瞟着那个散发着香味的女人。杨经理也发现张老板在不住地看她,他转过脸看到了张老板。一个小县城里住,虽然没有说过话,但大都面熟,她冲张老板做了个笑脸算是打了招呼。杨经理的一个笑脸让张老板心海荡漾,他刚要给杨经理微笑,打招呼的话还没说出口,那张笑脸就转向了别处。他有点尴尬,这是她和眼前这个女人的近距离接触,并得到了这个女人的一个微笑。他这个老板和杨经理没法比,杨经理在这个小县城是响当当的,论资产也排在前十位,身边走动的都是有头有脸的,自己出一身汗才挣几个钱,这不刚给一个单位干了两天才挣一千多块钱,除了自己的材料工钱也就八百多块,还要自己来打发票,跟人家说话也不够档次。张老板把带着自卑和怨气的脸慢慢地又转向大屏,看着屏幕上红色的字体不断地上下滚动。他不断地做着深呼吸,享受着免费而又不需要道谢的馈赠。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北京爱情故事》主题插曲的优美旋律在大厅内响起,杨经理赶忙从包里掏出手机,用右手手指在手机上轻轻一划,乐曲戛然而止,随之是她带着土语的普通话和对方讲着买卖上的事情。张老板看着她接电话的举动,一部白色的手机拿在她的手里似乎有点大,一个圆形的肖像照片贴在手机背面的一角,照片有一元硬币那么大,是她自己的肖像。大概是为了点缀一下光秃秃手机背面,间或是为了防止手机的丢失,相片比她自己美丽了许多,浅笑中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这些张老板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正在接电话时已到了她办税的号位,她急忙挂段电话到柜台前办理领票手续,不一会她就提着自己的包离开了柜台,带着满意的笑容走出办税大厅,开着自己的奥迪消失在车流中。

  张老板目送着杨经理走出大厅后从报夹取出那份杨经理看过的报纸。张老板只是小学毕业,报纸之类东西从来没有在手里来过,顶大是用报纸包东西,因杨经理刚才看了那份报纸,他张老板就也要看看。杨经理走了,她没有香味可闻,但她白嫩的小手翻过的报纸还留着她的余香,他得一页一页细致地翻一遍这份报纸。

  张老板正认真地翻看报纸时已到他办税时间,他赶忙到指定的窗口,坐在柜台里面的李彤用清脆、标准的普通话问张老板:“请问你办什么业务?”张老板回答:“开发票。”随即小李递给张老板一张《代开普通发票申请书》让他填写,张老板拿起笔,在申请书上歪歪扭扭地填了姓名、证件号、地址、电话、代开发票情况等内容,随后李彤麻利地为他打印发票。这时的张老板看见了杨经理的手机,他认下了背面贴着照片的手机正是刚才杨经理接电话的手机。现在手机就在他的面前,相片上女人正微笑的看着他,紧靠相片处是一个被人咬了一口的剩苹果的图案。手机放在打印机和摆在柜台上供纳税人随时观看办理情况的外屏中间,这个角度正好挡住了李彤的视线。这个手机从杨经理放到柜台上已有半个小时了,而随后办税的人都以为是李彤的手机,此时只有张老板可以准确地断定手机的主人并确定是它的主人忘了拿它。他经不起这张笑脸的诱惑,悄悄地将手机装进了裤子口袋。一个小动作干成了一件大事,张老板很庆幸,没人在意他的这个动作,就是看到了也以为是他把自己的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张老板拿到发票、缴了税款后迅速地离开了大厅。大厅内依然有多人在等候区等待着,不断地有人走进走出大厅。柜体内六位税务人员不停地忙碌着,他们大都是年轻人,穿戴整齐的税务制服使他们个个显得精神、干练;一个女导税员斜披着一条绶带在大厅内不停地解答着前来办税人提出的问题,用温和的态度引导着纳税人到不同的窗口前办理。

  太阳发完了威似乎有点疲惫,斜躺在西边的天空,射出一道道的斜光从窗口透向大厅,形成一道耀眼的光束,光斑在墙壁上慢慢地移动,没有光照的地方显得有点昏暗。此时,杨经理又一次走进大厅,一进门就直奔她刚才领票的窗口,风风火火的举动和前一次进来时判若两人。到柜台前拉开正趴在柜台上填表的人,这人用不解的眼光看着她。她也顾不得别人的误解,用期盼的眼神在柜台上寻找。她看柜台上没有手机,就伸着脖子向柜台内寻看。旋即又到她刚才等候的座椅前寻找。没有手机的影子,她就又到柜台前问李彤:“你看见我手机没有?”李彤只顾着忙自己的工作,哪知道她的手机,用手机的人一会将手机放这里,一会又放那里,找手机是常有的事,别人也不会在意谁找手机。李彤说:“没看见。”李彤说的是实情,她真的没有看见手机。“怪了,我在大厅里还接了一个电话,领了个票手机就不见了,啥人偷去了,真倒霉!”。李彤只能报以微笑,说:“你再找找,也许你放在你车里或其他地方了。”“哪找去?我刚才找不到手机,就用别人的手机打我的电话,关机了,肯定是贼娃子偷去了,我的客户信息都存在手机上,现在急着发货哩,没有了客户信息,我倒霉死了。”杨经理大声大嗓地说着,但是她也不敢肯定就是在办税时丢了手机,她领完票后还转了一家超市,又在一个鞋店买了一双鞋后才回的公司。她要打电话时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也没找见手机,这才先到办税厅寻找,下来的寻找目标就是超市和鞋店。(未完待续)

  杨经理急切寻找手机的情形被导税员王莉莉看在眼里,杨经理说的每一句话她也听得清清楚楚,她知道手机上的信息对于杨经理的重要性,她更理解杨经理找不到手机的急切心情。她走到杨经理跟前问:“杨经理,你从大厅出去后到过其他地方没有?”杨经理懊恼的回答:“就去了一趟超市和一家鞋店。”王莉莉说:“要不你赶紧到超市和鞋店找一找,鞋店的可能性大一点,也许你试鞋的时候手机拉在了那里,我们这里你也看了,没有你的手机。”王莉莉这么一说,杨经理赶忙说:“我得赶紧到鞋店看一下,有可能是买鞋时拉在鞋店里了。”杨经理向王莉莉做了个再见的动作就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大厅。

  王莉莉目送杨经理冲出大厅,看着杨经理急切的样子她的脑子也猛地转了一下:是不是丢在我们大厅里了,让人拾去了?带着疑问,她把刚才的情况汇报给了办税大厅主任赵明霞。赵主任的办公窗口离杨经理刚才办税的窗口相隔四个窗口,正好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赵主任正在给纳税人办车购税,这边发生的事情她还不知道。赵主任听了王莉莉的汇报后,她从侧门走出柜台,到大厅内转着看了一会,又到小李的窗口前问了情况,在窗口前环顾大厅,看了一会两个摄像头的角度,她给信息中心的张强打电话,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把监控器看一下。张强说:“我现在手里有急办的工作,就是看也要等到下班,我也不认识谁是杨经理,还要你们大厅里人帮忙看才行。”赵主任听张强这么说觉得也对,现在大厅的人都走不开,谁去看监控录像?赵主任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钟,离下班还有四十几分钟,就吩咐李彤、王莉莉和自己下班后留下查看监控记录。

  下班后工作人员都乘通勤车离开单位。四人一起来到监控室,张强按照窗口李彤提供的杨经理来办税的大概时间回放监控录像。一开始没有出现杨经理的图像,他们耐心的看着屏幕,突然杨经理进入大厅的情形清晰的出现在监控屏幕中,她们有了点兴奋,看到杨经理具体办税的时间,张强将播放内容切换到离杨经理办税最近的那个监控窗口,调整好时间进行播放,杨经理如何办税、如何将手机放在柜台的情形便历历在目。杨经理走后,柜台上杨经理随手放下的那个白色的手机可以清晰的看到。随后连续有三个人在这个窗口办税,都没有动那部手机。张老板办税的画面出现了,四个人聚精会神的看着:老张填完申请表后在等候开票时伸出右手拿起了他面前的手机,毫不犹豫地将那个白色手机装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内,然后若无其事的等着,缴了税款拿到税票后就匆忙的走出了办税大厅。

  确定了拿走手机的人,李彤赶紧到大厅内查看下午的办税资料,寻找那个人的详细情况,从填写的《代开普通发票申请书》中查到了这个人的住址和电话,赵主任他们松了一口气。如何让他把手机交出来呐,是报警还是直接问他要,他们商量了好一会,考虑到毕竟是纳税人,交回手机当面说他几句就行了,就一部手机,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向他要,如果他不给再报警。当时就决定由赵主任给他打电话,单刀直入,含蓄一点说他错拿了手机,给他个台阶下。

  张老板出了大厅后就打的直接回到了家里,他一到家就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把手机翻来翻去的看了一会,他把目光紧紧的盯在手机背面的小照片上,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对着手机上的照片喃喃自语:“还看不起我,还没心跟我搭话,你这个人都落在了我手里,这个手机就算你给我的礼物,谢谢了。”接着就把手机猛的靠近长满胡须的嘴唇,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接着就翻看手机上的内容,手机上出现了一张比背面的小照片更漂亮的照片,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看着张老板。手机的主任给手机设置了密码,任凭张老板怎样的破解始终没能打开。张老板向手机面板重复了一下刚才的动作后懊恼地将手机关掉,然后锁进柜子里,他要赶紧拿着发票去领钱,后面再慢慢地摆弄那个手机。

  张老板领钱回家后家里的晚饭已做好,他正吃饭时手机响了。“喂,您是张老板吗?”“是啊。”“我是办税大厅的赵明霞,你下午在我们办税厅打发票时拿走了一部手机,您可能是拿错了!”说到错字时赵主任加重了语气。张老板装作没有听清,在电话里只是“啊、啊”的回答,心里在想着这么快就找到我了,承不承认呐?听着赵主任重复的话语,心里在打鼓。唉,招吧,人家已经确定我了,肯定是谁看见了。张老板就顺势说:“我是拿错了一个手机,我的手机也是白的,拿错了,正准备还给你们。”赵主任说:“是我们去取,还是你给我们送过来?”“我这里住的偏僻,你们不好找,我明天早上给你们送过去。”赵主任听了张老板的回答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她给大家说:“手机已经找到了,他明天送过来。现在已经晚了,家里肯定都吃罢晚饭了,我请大家吃饭,不过很简单,牛肉面一碗,外加一份凉拌牛肉。”他们四人在单位跟前的小饭馆吃完晚饭后就各自打的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刚上班不久,张老板就送回了手机,一再说他拿错了手机。赵主任也没有深究,只是说以后一定要注意,别再把别人的东西当自己的拿走。张老板“嗯、嗯”的答应着,一脸的不自在。

  中午下班后赵主任来到杨经理的公司,将她丢失的手机交给了杨经理并给她说了寻找手机的过程。杨经理看到自己失而复得的手机笑得合不拢嘴,“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了,正愁没法和购货人联系发货的事情。一部手机就几千块钱,可我的所有客户信息都在手机上,要是找不到真把我害惨了。”杨经理拉着赵主任的手不停地致谢。杨经理又急忙走进仓库,从库房里拿出一盒包装好的羊肚菌要赵主任拿着,算是他的一点谢意。赵主任怎么也不肯收,“应该的,应该的,以后注意保管好自己的手机。”赵主任一边往出走一边说。杨经理过意不去,就朝着已走出去的赵主任说:“那有时间我请你吃饭。”“不用、不用”赵主任边说边走,一会就消失在来往人群中。

  (作者单位:宕昌县国税局(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