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孔融的朋友圈之十——名位舆情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6-24 16:49  编辑: 杨伟玲


  孔融的朋友圈之十——名位舆情

  张万刚

  自献帝迁许都,袁绍已经两次上表了。第一次上表时,孔融还在逃命的路上,袁绍上表的具体情形后来听荀彧详细地说起过。其实,这些都源于曹操的幕后操作。

  建安元年八月群主曹操奉迎天子时他以司隶校尉、录尚书事的职务搞了一系列的动作:赏有功,封卫将军董承为辅国将军,伏完等十三人为列侯;伐有罪,诛杀了羽林郎侯折、尚书冯硕、侍中台崇三人;旌死节,追赠射声校尉沮隽为弘农太守。这既是立威,也表明他要尊奉天子力挽乾坤。之后他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把献帝接到了许都。这可是雷霆速度啊,要知道,献帝从长安逃出来,辗转到洛阳,可用了一年的时间。献帝刚在许都落脚,曹操就自封为大将军、武平侯,志得意满之际,他想敲山震虎,让献帝下诏责备袁绍“地广兵多,而专自树党,不闻勤王之师,而但擅相讨伐。”想通过震慑当今势力最大的袁绍,进而给各地拥兵自重的权臣们紧紧螺丝。

  袁绍明知是曹操在背后捣鬼,还是赶紧写了份长长的表章,说自己“出身为国,破家立事,至乃怀忠获衅,抱信见疑,昼夜长吟,剖肝泣血”,并回顾自己不畏强御率领家兵诛杀常侍张让、破家殉国会群雄讨伐董卓、奉辞伐畔攻灭黄巾等竭忠报国的事,并特别说明,与公孙瓒交战是因为公孙瓒的部队掳掠北境,自己是“以贼臣不诛”,才“假天之威,每战辄克”的,皇上派太仆赵岐来宣诏调停,“奉诏之日,引师南辕”,这也是“畏怖天威”的具体表现。

  在政治表态中,袁绍说自己先祖世作辅弼,都是以文德尽忠,自己与公族子弟生长京城,多不习干戈,之所以四处征战,是因为“社稷未定,臣诚耻之”,希望用“一捷之福,以立终身之功”。袁绍还在表章中对朝廷赏罚不明流露了不满,说自己所率的将校“登锋履刃,死者过半,勤恪之功,不见书列。而州郡牧守,竞盗声名,怀持二端,优游顾望,皆裂土锡圭,跨州连郡”,搞得“远近狐疑,议论纷错”。“今赏加无劳,以携有德;杜黜忠功,以疑众望”的做法可不是长远之计啊!他还提到剿灭黄巾时,是他让议郎曹操权领兖州牧的。

  这份表章以退为进,不仅指摘朝廷过失,还把矛头指向了袁绍眼中的昔日小弟曹操。

  这让曹操有点始料未及,不仅没震住袁绍,还让他反咬了一口。正好九月份太尉杨彪和司空张喜以疾逊位(这两位因病退位的事,有些人也认为是曹操在背后搞的鬼),献帝就在十月下诏任命袁绍为太尉,封邺侯。

  袁绍第二次上表时孔融已在许都负责营建。袁绍这次上表,是固辞太尉之职。按理说,太尉与司徒、司空位列三公,已是文臣之极了,可上面还有个大将军,而且这个大将军是以前的小弟曹操,袁绍以班于曹操之下为耻,不受太尉之职。这下闹得献帝有点下不来台。曹操见震慑计划失败,只好自己擦屁股,提出辞去大将军之职,既给献帝给了个台阶,也借机缓和一下与袁绍的紧张关系。毕竟以曹操现有实力,攻灭袁绍还不太可能,加之四周强敌环伺,还是稳定压倒一切啊!

  献帝上任以来已经看了太多的打打杀杀,从董卓到李傕、郭汜,然后是杨奉、董承等等,一直就没怎么消停过,他能做的就是调停再调停,和稀泥的领导艺术日臻纯熟。面对袁曹之争,献帝哪个都不敢得罪。他答应了曹操请辞的要求,经过充分酝酿,在冬十一月授曹操为司空,行车骑将军事。

  曹操假意推托,给献帝上了一份让还司空印绶的表章:

  臣文非师尹之佐,武非折冲之任,遭天之幸,干窃重授,内踵伯禽司空之职,外承吕尚鹰扬之事,斗筲处之,民其瞻观。水土不平,奸宄未静,臣常愧辱,忧为国累。臣无智勇,以助万一,夙夜惭惧,若集水火,未知何地,可以殒越。

  献帝见曹操辞了大将军名号,又要让还司空印绶,自是不允,就答应他,在许都百官还是听曹操的。这正中曹操下怀。其实当不当大将军,曹操也不太在意,虽然太尉列三公之首,将袁绍尊在首位只是有名无实,因为他远在河北,献帝却在自己手里,该办什么事照样办,影响也不大。

  虽然此事告一段落,但袁曹二人之间大哥小弟的往事在民间持续发酵。有人在朋友圈晒出了袁曹年少轻狂的两则旧事。

  一则是说曹操和袁绍两人年轻时有一回去看人家结婚,偷偷进入主人的园子里,到半夜大喊大叫:“有小偷!”办婚事的人都跑出去察看,曹操趁机进了新房,拔出刀来劫持了新娘子,和袁绍迅速跑出来。中途迷了路,袁绍陷入荆棘丛中动不了。曹操又大喊:“小偷在这里!”袁绍惊恐着急,赶快自己跳了出来,两人这才逃脱。

  孔融笑笑,看来曹操比袁绍有急智啊!

  另一则是说年轻时候的袁绍曾经派人在夜里投剑刺曹操,稍微偏低了一些,没有刺中。曹操考虑一下,第二次投来的剑一定偏高,就紧贴床躺着。剑投来果然偏高了。

  孔融想,看来年轻时两人就有不睦的时候。

  曹操任了司空,当初在外城规划的大将军府就要做些改动,孔融又去找荀彧,顺便谈到了这两则朋友圈转发的旧事。荀彧觉得,这两则旧事的流传是成功的舆情管控,既转移了大家对于曹袁职位谁在上谁在下的注意力,又显示出曹操那时就比袁绍高明。

  孔融叹服。的确,有些较量,需要动刀动枪、流血见红;而有些较量,却在文字来往、左右舆论上。

  荀彧说,曹操和袁绍两人其实以前处得挺好。在党锢之祸中,喜好游侠的两个人与名士何颙配合着,救了不少人。黄巾起义爆发后,灵帝设西园八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作了中军校尉,议郎曹操作了典军校尉,各自杀敌立功。宦官们谋诛何进时,两人闯进宫门诛杀宦官,可惜护驾的头功让董卓抢了。等董卓擅行废立,袁绍当庭抗辩,扬长而去;曹操谋刺董卓未果亦离京外逃。到后来,二人共倡讨董义兵,各剿山东黄巾,着实度过了很长的蜜月期。

  孔融说,这天下,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作者单位:省国税局办公室)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