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版 正文

天祝县国税局哈溪分局工作写真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陈国玺   2015-07-01 17:49  编辑: 杨伟玲


  两个人一堆事马上办不含糊

  ——天祝县国税局哈溪分局工作写真

  记者赵灵芝通讯员王宏堂陈国玺

  天祝县国税局哈溪税务分局位于天祝县最大的建制镇——哈溪镇,税收管辖辐射哈溪、大红沟、毛藏、祁连、旦马等一镇四乡37个行政村,面积2319平方公里,服务汉、藏、土、回、蒙古等各族群众4万多人。目前有纳税人346户,其中一般纳税人7户,主要税源以矿山企业为主。

  这么大的地盘,哈溪分局却只有两名税务干部值守:分局长宋国权,干部李瑞明。

  忙得过来吗?

  “反正平时也回不了家,白天干不完的活可以晚上接着干。总之一句话,马上办,不含糊,我们的作风和县局是一脉相承的。”分局长宋国权笑着说。

  哈溪镇离天祝县约110.7公里,离武威市80多公里,无论去县城还是市区,路途一样颠簸崎岖,来回车程都在两个小时以上。为节省管理成本,除每周一宋国权到县局开一次例会外,哈溪分局与上级部门基本都是通过电话或网络联系。来自上级的直接监督少,工作却是一样也没有耽搁,甚至更多。

  比如除本职税收工作外,还要参加当地镇委、镇政府组织召开的各种会议,完成镇政府指排的各项任务,承担市局、县局大红沟乡灰条沟村“双联”点的日常工作。“现在政府要求严,凡通知参加的会议都不允许缺席。我去政府开会,老李就得在分局独当一面。其他没有时间限制的政府下派任务,我们一般都安排在中午或下午下班以后完成,尽量做到让当地政府和纳税人都满意。”

  宋国权说的“老李”,就是李瑞明,今年52岁。别看“老李”年龄大了,工作起来却是一把好手,CTAIS系统运用得比年轻人还娴熟。“CATIS上线前后,我基本是全程参与,所以对这个系统比较熟悉,局里有些年轻人还是我带出来的呢。”谈起业务,52岁的李瑞明显得很自豪。

  分局长宋国权也已过了不惑之年,但是工作干劲堪比年轻人。宋国权、李瑞明,这两个“中老年”人,好学上进,吃苦耐劳,顾全大局,堪称工作中的绝佳搭档。

  说他们好学上进,是指他们能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认真钻研、共同探讨税收政策和业务知识。凡哈溪镇纳税人生产经营中涉及的税收政策、需办理的涉税业务,他们无一不熟悉。“不得不熟悉啊!分局就我们两个人,遇到疑难问题很难马上找到外援。如果因业务不熟给纳税人造成损失,影响的可是税务部门形象。”分局长宋国权笑道。

  说他们吃苦耐劳,是指他们工作上任劳任怨,从不计较得失。辖区内纳税人分散,有些偏远地方来办税的纳税人,大多都是中午休息时分才赶到分局。宋国权他们二话不说,放下饭碗,或从午休的床上爬起,马上办税,毫不含糊。白天忙于和纳税人面对面打交道,晚上还得通过QQ对纳税人进行政策辅导,或整理相关税收资料。从周一到周五,每个白天和夜晚,很多个时间空隙都被工作填得满满当当,基本没有上下班概念。

  最难的还是下户巡查。辖区内的矿山企业多在偏远山区,若要下户就必须早出晚归,两头披星戴月。中午在矿区附近基本找不到像样的饭馆吃饭,只能吃点提前备好的面包、大饼、方便面,喝点矿泉水。有些矿区所在地,路面被矿车压得坑坑洼洼,小汽车开不过去,只能步行。

  而真正让宋国权、李瑞明他们发愁的,却不是食宿和交通问题,而是“在不在岗”的问题。一方面,按照相关规定,税务干部下户巡查必须双人双岗;一方面,当地政府的“效能风暴”领导小组经常会派人到分局明察暗访。这就意味着,如果他们下户,分局就无人在岗,很可能被当地政府通报;如果他俩留一人在分局值守,一人下户,则又违反下户规定。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一旦下户,来分局办税的纳税人就得吃“闭门羹”。

  “县局人员一直紧缺,上级领导虽然知道我们的困难,可的确没办法给分局增加人员。按照县局优化工作方式、提升工作效率的工作方案,我们就尽量把巡查工作安排在征期之后,纳税人较少的时间段;尽量加快工作节奏,在保证巡查质量的前提下,压缩下户逗留时间。能当晚赶回,就绝不拖到第二天。”

  挂在分局大门上的公示牌白底黑字,特别醒目,作息时间、人员去向、预约服务电话很是齐全。“这算是急中生智吧。”宋国权幽默地解释,“我俩的手机号纳税人都知道,但明察暗访组的不知道啊!尤其是‘效能风暴’组的过来,一看分局门锁着,不问情况直接按未上班通报。自从县局统一做了这个牌子,总算好点了。”很质朴的话语里,有几许无奈,但也透露出他们积极顺应形势、顾全大局的胸怀。

  也有辛劳之后满载而归的时候。有个煤矿老板,在申请停业期间却悄悄开挖煤矿。宋国权、李瑞明得知消息后上门追查,并在当地林场协助下,在林场检查站对运煤车辆进行调查,落实了该企业的产煤量,核算出税额。事实面前,百般抵赖的煤老板无话可说,只得如数缴纳税款和罚款。

  “这里的私营小矿点,大多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采煤地点又在隐蔽的山沟,如果不下户巡查,很容易造成漏征漏管。去年一年,我们共巡查了7个私营小矿点,围追堵截税款15万元。”宋国权回忆。

  哈溪分局这两个人——宋国权、李瑞明,年龄不小,成绩很大,一堆事,马上办,毫不含糊。真是不赞都不行!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