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孔融的朋友圈之十一:司空履新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7-01 17:47  编辑: 杨伟玲


  孔融的朋友圈之十一:司空履新

  张万刚

  曹操让出大将军名号后,大汉王朝太尉袁绍、司徒赵温、司空曹操三公鼎立。从分工看,太尉为三公之首,掌军政;司徒掌民政,司空掌水土之事。袁绍不在许都,朝廷内只有赵温与曹操主事。

  赵温在汉献帝被董卓挟持西迁时任侍中,同舆辇至长安,封江南亭侯,初平四年(193年)代杨彪为司空,免官后改为司徒,录尚书事。自曹操在洛阳接过录尚书事之职后大权在握,赵温的司徒几近被架空。赵温已年满六旬,宦海浮沉多年的他,自不愿再与曹操争锋,虽位在其上,却事事让着曹操。

  司空曹操履新,主掌水土之事,自然成了孔融的直接领导。而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尽快完成许都内城的建设,这不是政绩工程,而是关乎大汉天子的威仪,又能给司空脸上贴金。曹操之前就拨了军中能工巧匠由孔融役使,目前太庙(祭祖之所)、毓秀台(祭天之所)、社稷坛(祭地之所)已经竣工,护城河已经挖就,许昌宫已规模初具。曹操加紧督造宫内各殿的收尾工作。

  许昌宫为皇城的主体建筑,内有安昌殿十间、永宁殿七间、承光殿七间,依次布于中轴线上,并有延休、清宴等离宫别馆,既有朝堂及相关办公场所,又有皇室及侍从太监宫女的住宿之所,更有小型御花园,中有亭台湖榭之属。

  曹操边督造许昌宫的建设,边为朝廷和司空府征辟人才。荀彧和孔融等人推荐的贤能之士已一一派出人去征召。钟繇本在朝中,在洛阳封列侯时已受封东武亭侯,曹操拜其为御史中丞;曾受业于蔡邕的路粹、严象擢拜为尚书郎,曾受业于郑玄的郗虑辟为司空的属官。只有阮瑀婉拒而未赴任。孔融利用曹操到工地督造的间隙向他提到了祢衡,曹操不置可否。

  经过日夜加紧施工,许昌宫几所大殿已完工,朝堂可立,皇室主要成员可入驻,许都的朝臣们人人振奋。其余离殿别馆按序施工,不在话下。曹操禀明献帝,献帝自是非常兴奋,他从迁许后八月底住在曹操的军营,到现在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天地了。献帝诏令群臣参观新落成的大殿,并于即日举行盛大的仪式,正式搬入内城。

  前太尉杨彪之子杨修时年二十二岁,跟着因病罢官的父亲目睹了献帝入城的仪式,回去后心潮澎湃,提笔写下了《许昌宫赋》:

  于是仪北极以遘撩,希形制乎太微;华殿炳而岳立,结云阁之崔嵬;植神木与灵草,纷蓊蔚以参差。尔乃置天台于辰角,列执法于西南,筑旧章之两观,缀长廊之步栏,重闺禁之窈窕,造华盖之幽深。俭则不陋,奢则不盈,黎民子来,不督自成。于是天子乃具法服,戒群僚,钟鼓隐而雷鸣,警跸嘈而响起,晻蔼低徊,天行地止,以入乎新宫。临南轩而向春方,负黼黻之屏风;凭玉几而按图书,想往昔之兴隆。

  这篇赋被朋友圈疯狂转载。曹操和孔融对形容许昌宫的“俭则不陋,奢则不盈”大为赞同,这正是许昌宫设计和修造的最大特点。

  在许都的祢衡读到这篇赋时,却深刻地体会到杨修“想往昔之兴隆”的丰富言外之意,便动身去拜会杨修。这两个同龄人一见如故。

  杨修也是个高官子弟。高祖杨震、曾祖杨秉、祖父杨赐、父亲杨彪四世都官居太尉,人人以忠直而闻名。杨氏一门四世三公,与汝南袁氏同为名门大族,杨彪又是袁术的妹夫。

  在去年的李傕、郭汜之乱中,李傕遣其侄李暹率兵数千包围皇宫,要劫献帝入军营,杨彪曾抗辩:“自古帝王没有在人臣家里的,诸位做事,怎么能这样!”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只得随献帝入了李傕大营。后来,献帝派杨彪及诸位公卿前往郭汜营劝和,不料郭汜将杨彪和司空张喜、大司农朱儁、太仆韩融等人扣留为人质,大会公卿,议论责备李傕。杨彪说:“群臣共斗,其中一人劫持天子,一人以公卿为人质,这可以吗!”郭汜恼怒,想要动手杀之。杨彪说:“你尚且不侍奉陛下,我怎么能独自求生呢!”经中郎将杨密力劝,郭汜才没有加害他。

  祢衡力赞杨彪的尽节护主,惋惜其因病辞官。杨修也是唏嘘不已。祢衡提到杨修的《许昌宫赋》结句,杨修笑笑,你懂的。

  祢衡又谈起来许都的见闻和当朝的人物。杨修说,荀彧现在是朝中的红人,你到许都后有没有去拜会啊?

  祢衡说,荀彧也是个趋炎附势之徒。

  杨修问,何以见得?

  祢衡说,他娶的老婆可是中常侍唐衡之女啊!当年唐衡要把他女儿嫁给汝南的傅公明,傅公明没答应,唐衡转而嫁了荀彧,这不是趋炎附势是什么?

  杨修说,荀彧的父亲荀绲可是荀氏八龙之一,他答应这门亲事,应该是迫于唐衡中常侍的权势,不会是仰势攀亲之举。再说,唐衡是桓帝延熹七年去世的,那时荀彧才两岁,等他结婚时,唐衡都死了好久了,根本算不上是荀彧趋炎附势啊!他能听父母之命,结了这娃娃亲,反而该是全孝道吧!

  祢衡说,前不久,荀彧兴师动众,将叔父荀爽和何颙的坟从长安迁到许都,这难道不是倚仗曹操权势吗?

  杨修说,名士客死他乡,荀彧使其叶落归根,这也是人子之所为啊!

  祢衡虽是嘴硬,但心里还是服其所见。对荀彧的品评不甚投机,祢衡就谈到自己仰慕的赵壹、边让等名士,这些名士风骨让两位饱学之士打开了话匣子。后来又谈到孔融,二人对其才学自是同声赞佩,并相约找时间一起去拜会孔融。

  (作者单位:省国税局办公室)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