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文化:飞逝的青春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7-01 17:48  编辑: 杨伟玲


  飞逝的青春

  雷雅萍

  五月,是多礼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总有很多请柬送到手,今年最多的请柬内容是婚庆,大多是嫁女娶媳妇的老同学。

  老同学相见,难免一片唏嘘,唏嘘他的孩子争气,干了让人仰望的事业,呆在了让人渴望的机关,或已经平步青云走上了领导岗位;羡慕她的孩子长得足够漂亮养眼,又嫁了一个有钱有势的乘龙快婿;惊奇他(她)对孩子教育有方,读书读到硕士博士;还有他,生了一堆孩儿,却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原来将门出虎子,孩子们跟随父亲包工程、开公司、挣大钱,如今富甲一方,名扬四海。

  然而,唏嘘不已的还有:大家不介绍,很多人几乎不敢相认了。

  多年不见,大家已经变了模样,身体发福,脸色灰暗,布满皱纹的额头两鬓斑白,他们说不染发已经走不出家门了。有几个秃顶的老头,坐在那里不说话,可一开口让你吃惊不小,他就是当年篮球场上流着长发飞奔的青春少年。

  早些年前,他(她)们都还青春洋溢,下课后学校的操场上经常飞奔着的是他们穿着红色或蓝色运动衣的影子,发旧的棉布裤子高高地挽起,露出亮蓝的、深绿的秋裤格外显眼。教室里,女孩们凑成一堆窃窃私语,抑或高声喧笑,抑或追着打闹,大家的脸上洋溢着开了心的笑容。

  青春,在那时候随处飘扬,我们高呼着理想万岁,行走在追求梦想的征途上,虽然我们不知道前途在哪里,但从来不会停下奔跑的步伐。

  然而,今天,大家坐在一起,虽然彼此说着:你没变,依然年轻!但我们都知道,大家说着违心的话,因为,几十年的不见,有些人,大家已经不相识。

  岁月,浸蚀了我们的青春,但却给了我们厚重,当年的女孩不再高昂着头回避男孩的追逐,今天坐在这里,厚着脸皮说她也曾经暗恋过谁谁谁。而那个羞红了脸给你写情书的男孩子,如今已经变得喋喋不休了。还有经常在课桌上给你划线分界的他,今天却突然说,他当年为了等你二十九岁了还不想结婚。

  我当年没有听过你的声音,但我好像知道你的一切。

  你当年不敢正着眼睛看她,如今却大方不顾忌地拉着她的手!

  这就是我们,一群失去青春依然健在的我们,虽然青春飞逝,但我们的心却因为白发而靠近。

  大家坐在一起,彼此不再生疏,岁月的沟痕阻断不了我们相互牵挂的深情,虽然大家聊的最多的是各自孩子们的事,但仍然不忘互相叮咛:注意身体,好好活着。

  是的,注意身体,好好活着,不管我们彼此境遇如何,也不管我们经历了什么,重要的是只要活着,就彼此牵挂。

  额头布满的沟壑只能是一种人生的经历,飞扬在风中的白发只能是生命的印记。

  虽然我们飞逝了青春,却获得了更为饱满的人生。

  (作者单位:平凉市国税局)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