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雨的回忆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杨海珍   2015-08-05 16:01  编辑: 杨伟玲


  雨的回忆

  杨海珍

  雨敲打在屋檐上,汇集在一起,有节奏地滴在地上,打在积年累月的小窠臼里。院子里,豆大的雨点零零星星渗入土地,转眼,黄白的土地成了深褐色。孩子的眼睛盯着雨雾和父母……远处,燕子斜着翅膀,极快地钻入更远的天空,水塘里的蛙鸣若隐若现,隔着雨声不太分明,门前大槐树叶子上的水慢慢往下渗,树干的颜色渐渐地深了,槐花的香气依旧低沉,压在鼻尖的甜味,让孩子坐立不安。

  孩子光着脚,猫着腰,左顾右盼,雨的诱惑大过了被父母发现的恐惧。终于等到了父亲打开电视,母亲做起手工,孩子“蹭”一下像泥鳅一样滑进了雨幕,甚至忘了带上小雨伞、小雨鞋。门前的小路此刻便是一条小小的溪流,水欢快的流着,孩子的小脚丫踩在泥巴上,软软的、滑滑的、水从脚背上流过,一阵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孩子不由自主跟着水流走了。

  渐渐村庄远了,田野近了,水流汇入了小溪,水没过了小腿肚子,孩子感到痒痒的,他笑出了声。野花野草在水中飘摇挣扎,孩子伸出手,摸到了一只小蝌蚪,他小心翼翼捧在手里,想把它拿给小伙伴看。但是田野在雨幕里,一个人也没有,静静的,成片的麦田像一片绿色的海洋,仿佛绿的也能溢出水来。孩子像淹没在绿色海洋里的一尾鱼,游动着。蝌蚪在孩子手心里挣扎着,越来越小,渐渐不动了。忽然听到了湍急的水声,吼着的叫喊,孩子急急地跑了几步,他摔倒了,泥巴沾了满满一身,蝌蚪从手里飞了出去,雨水顺着头发冲下来,露出了牙齿的模糊轮廓,孩子居然在笑着。这是一条小河,平日里干枯的河床,此刻浑浊的水流湍急而汹涌,水声在空旷的田野里被无限放大了,孩子怔住了,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感到了害怕,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身边没有一个人,河床上也在没有他熟悉的金黄色的蒲公英花,更没有雪白的小山羊,没有所有在明媚的阳光下他见到的五彩的花。他注意到了被水草勾住,漂浮在河边的纸船,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纸船,纸船已经被打湿了,粘粘的,他手刚碰到了纸船,纸船就被水流冲走了。瞬间,一个趔趄,孩子的一只脚已经跌到了河里,河水全没有平日的温顺,如猛兽般拉扯着他,泥沙跌落的声音让他愈加害怕,像一只无形的手攉住了心脏,恐惧从心底涌上来,孩子被吓呆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求生的本能让他手忙脚乱往岸上爬。终于上了岸,他再一次看向滚动的河水,在茫茫的雨幕里放声大哭,那年他只有八岁。

  他跌跌撞撞,无精打采地走回了家,父亲还在看电视,母亲依旧在做针线,似乎没有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孩子悄悄爬到炕上,他累极了,一会就睡着了,梦里依旧是汹涌撕扯着他的河水。但是天晴了,阳光打在了脸上,孩子又在彩虹下欢快地奔跑,仿佛刚才的梦不过一场被雨冲刷掉的记忆。

  (作者单位:庄浪县国税局)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