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不重要的真相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8-05 16:03  编辑: 杨伟玲


  不重要的真相

  何雪娇

  “听话,这600元拿去交上,当众给他道个歉,就说钱是你自己放在家里忘拿了。”亲了亲小妹依旧气嘟嘟的脸蛋,让我纠结了10年的往事此刻终于云淡风轻了。

  那是2005年盛夏的一个夜晚,上完晚自习回到宿舍后,随着好友的一声惊呼:“娇,我的小灵通、MP3和电子词典都不见了,你赶快看看你的电子词典还在不?”宿舍瞬间炸开了锅,大家纷纷清点自己的物品。对于高一的我们来说,贵重物品不外乎当时流行的小灵通、MP3以及电子词典。这样算来,整个宿舍的贵重物品就只有四件:好友口中不见了的三样物品,以及我的步步高电子词典。

  我床上床下、翻箱倒柜地找了不下3遍,好友更是着急上火地哭了。事实已经很明显,我们宿舍进贼了。向舍管阿姨确认在我们上晚自习期间无外人进楼后,又得知整幢楼就只有我们宿舍丢了东西。于是排除了外贼的可能性后,我们就开始七嘴八舌地卡时间点,嫌疑落在了最后一个出宿舍的舍友身上,而她此时仍没回来。有了怀疑对象后,我们便开始商议,如何不动声色在她回来后询问印证。在“邻人偷斧”主观意念的干扰下,我们几经询问,便将此事在心里结案了。

  虽然好友和我在各自父母的劝说下选择了息事宁人,但也造成了这样的结果:直到高二分班时,我们宿舍都没有人同那位被定义为“小偷”的舍友说过一句话。随着心智的成熟、阅历的增加,我越来越感激父母劝诫我“得饶人处且饶人”时不容质疑的态度,也越来越钦佩和感激那位舍友强悍的心理素质。因为我赫然发觉,无论真相是什么,最终受伤的那个人都会是我自己。

  若东西就是她拿的,我只会更加气愤,气愤她不念朝夕相处的情谊,破坏了我们之间的信任。若东西不是她拿的,好友和我则会因为曾经对她的怀疑、给她带去的伤害而羞愧内疚一辈子。事实上,这些年,我和好友并未轻松过。偶尔还会聊起这件往事,可一想到她当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度过了那孤独的三个月时,就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懊恼的味道。我们不止一次的假设过,幻想时光能回到那年盛夏,我们定会揽下所有过错,告诉大家东西是在外逛街时丢的,这样,青春便不再有遗憾。好在最终她考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我和好友亦获得救赎。

  “姐姐,我要上交的600块钱丢了,上课前都在我的兜里,下课后就不见了,旁边就坐着他一人。真没想到是他,平时都玩的好好的。只要他认个错,说最近手头紧,钱直接不用他还都可以,我也就大大方方地原谅他了。可他居然不承认,简直是气死我了”一见到我,小妹便气冲冲地向我控诉自己的愤怒。

  经历过这种事的我再清楚不过了,小妹之所以如此生气,并不是因为钱丢了,而是青春期的她无法接受任何背叛,何况这个人还是她朝夕相处的同学,善良的她要的不过是一句充满歉意的“对不起”。只是她不懂得,心结和颜面这种东西,最有可能给人带去毁灭。于是我给她讲起了这件往事,耐心地给她分析了其中缘由,并让她主动揽下过错,一如当年父母对我的劝诫。不同的是,小妹是乖巧、善良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就照着我说的话去做了。而好友和我,从来都是只认死理的“一根筋”,任凭父母磨破嘴,也没能揽下过错,终给青春留下了遗憾。

  真相重要与否,不在于寻求真相的人有多深的执念,而在于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是否会对结果产生本质的影响,是否会偏离我们的预期而让事态发展变得不可控制。丢失了多大价值的东西、遭受了怎样的委屈……这些事情本身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在它们降临时,我们如何圆润地平复它,使心灵归于平静,灵魂得以升华。

  此刻,我已然学会在无关紧要的真相上不作无谓消耗,生命变得简单快乐。岁月流转中添了的这份从容、宽恕和豁达,引导亲爱的小妹远离了琐事的困扰,于我而言,这已是时光最好的恩赐了。

  (作者单位:瓜州县国税局)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