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十二版 正文

孔融的朋友圈之十五:击鼓骂曹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2015-08-12 16:31  编辑: 杨伟玲


  孔融的朋友圈之十五:击鼓骂曹

  张万刚

  祢衡奉召来见曹操。见礼已毕,曹操觉得孔融对祢衡的求职推荐信未免夸饰,便有意试探,并未命人设座。

  祢衡见其故作轻慢,脑中略过赵壹的影子,不自觉地将曹操与袁滂作了快速比较,一丝失望涌上心头。孔融说曹操能识人用人,今见之,不过尔尔!

  祢衡仰天长叹:“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其意是说,天地这么大,就没有一个见贤识才之人吗?曹操会意,说,“吾手下有数十人,皆当世英雄,何谓无人?”祢衡说,愿闻有哪些英雄?

  曹操将手下文臣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武将许褚、李典、乐进、于禁、徐晃、夏侯惇、曹洪、曹仁等一一评说一遍。祢衡笑道:“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

  在祢衡眼中,清流浊流之分界是很明显的。曹操被人称作“赘阉遗丑”,自不入清流之目;座下诸人,大都未入清流品评之列,特别是诸位武将,多出身山野草莽,名不见经传,祢衡点评起来毫不客气。如用当下阶层分析眼光看,祢衡看中的大约是书香世家门第,草根阶层是不入他的法眼的。孰不知,许都当权的可大都是这个阶层。

  祢衡的狂傲惹恼了曹操一班人。曹操怒道:“你有什么能耐?”祢衡说:“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

  这时曹操身边有武将掣剑在手,欲斩祢衡。曹操止之,不怒反笑:“吾正少一鼓吏,早晚朝贺宴享,可令祢衡充此职。”祢衡也不推辞,应声而去。

  座中有人说:“此人出言不逊,何不杀之?”

  曹操曰:“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天下必谓我不能容物。彼自以为能,故令为鼓吏以辱之。”不自不觉间,曹操走上了郗虑预设的折辱祢衡之路。

  祢衡的第一次面试显然很不成功。见过曹操,他径自去找孔融道别。孔融说,我今日荐正平于天子,明日便当出使耶?

  祢衡具道见曹操始末。孔融劝道:何必为这些小事生气?曹操见你疏狂,有意煞煞你的锐气。你当好自为之,荆州一行,还当以完成使命为重。

  祢衡默然无言,枯坐良久,竟去。

  孔融唯恐一番荐才好意损了祢衡性命,便去找荀彧商讨对策。荀彧因被祢衡视作只可吊丧问疾,正自生气,孔融就势劝解一番,接着说,祢衡本台郎之才,久淹滞于人下,我荐之于朝廷,本期望其建功立业,报效国家,奈何其性孤傲,恐得罪于曹公啊!

  荀彧说,曹公海量,必不会危及祢衡性命。只是一番折辱势不可免,荆州一行,已有诏命,不会有变。明日如有危局,可以此为计。孔融这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曹操大宴宾客,孔融早早赴宴,拟见机行事。宴酣,曹操命鼓吏击鼓助兴。这是曹操对祢衡的第二次公开面试。祢衡才能如何,如何量才使用,大家将有目共睹,心中有数。

  接到击鼓的传唤,原来的鼓吏说,“击鼓必换新衣。”祢衡毫不理会,穿着旧衣而入,操鼓槌为《渔阳三挝》。此曲与嵇康《广陵散》并称绝调,祢衡双槌在手,上下翻飞,左右盘旋,时急时徐,时亢时微,心随意动,身与音舞,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鼓毕,座中诸人莫不慷慨流涕。曹操心中也暗暗喝采。有些人真像金子,放在哪里都会发光。

  祢衡弃槌,负手而立,昂首向天。曹操左右兵丁喝问:“何不更衣?”祢衡也不回避,当庭脱下旧衣,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中宾客见此情形,或掩面或背身。祢衡这才慢慢套上原先鼓吏所捧上的裤子,还光着膀子,脸色不变,旁若无人。

  曹操在席上有些看不下去,骂道:“庙堂之上,何太无礼!”

  祢衡曰:“欺君罔上,乃谓无礼。吾露父母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耳。”

  曹操曰:“汝为清白,谁为污浊?”

  祢衡曰:“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欲成王霸之业,而如此轻人耶?”

  阳货是孔子同时代一个官家的家丁。阳货轻仲尼,是说有一次孔子去阳货的主人家做客,阳货看孔子年轻,面有饥色,衣服也不光鲜,就认为他是来蹭吃蹭喝的。臧仓是战国时鲁平公宠幸的大臣。鲁平公要见孟子,臧仓进谗言诋毁,阻止鲁平公和孟子相见。祢衡自比孔孟,却将曹操比作看门的家丁和帝君的幸臣,轻蔑自不待言。

  昨日祢衡将曹操身边众臣骂了个遍。曹操本想借鼓吏之身份折辱祢衡,岂料祢衡不但击鼓赢得满堂彩,还敞开口子,以五浊将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本想辱人,反受其辱,曹操心下十分恼悔,远远地将郗虑瞪了一眼。

  孔融见情势危急,思及昨夜荀彧所言,忙出席走到曹操身边,说,祢衡小吏,辱骂明公理应治罪,但还是请您念及荆州之使的大事吧!

  曹操闻言,略作盘算,指着祢衡的鼻子说:“令汝往荆州为使,如刘表来降,便用汝作公卿。”祢衡见曹操将荆州使命从离间提升为招降,心知成功无望,不肯答应。

  曹操教手下备马三匹,另派两个小校挟扶祢衡去履行荆州使命。

  其实建安初年曹操奉天子以收人望,虽欲成王霸之业,但群强环伺,羽翼未丰,篡逆之心未显,佐辅之功共见。他折辱祢衡,本意也许是挫其锐,磨炼沉静其性格,使其更好地与人相处,故虽遭祢衡连番辱骂,却仍顾全大局,不落害贤之名。对战张绣,如王则出使稳住吕布,曹操胜算满满。对于招降刘表,他本不抱希望,但荆州出使,既有孔融之荐,且奉献帝诏命,仍是给祢衡以机会。

  祢衡两次面试,露其才华而展其辞锋,却秉傲骄之气,以折辱公卿取名。性格决定命运,祢衡此生必不平坦。

  (作者单位:省国税局办公室)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