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六版 正文

【交通文化】父亲的童年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陈永秀   2015-09-10 11:01  编辑: 顾洋


  父亲的童年

  车过金川峡水库,父亲仿佛看到了童年的影子,指着不远处水库的一座山头,向同行的老周打开了话匣子……

  那时候,家里很穷,父亲十五岁时便在生产队里卖麻黄、背白刺。黄昏时,我似乎看到伙伴们将一打一打的麻黄收集起来扎成大捆,放在父亲稚嫩单薄的肩膀上。他便会乘着黄昏,拉起生产队的骆驼,背起麻黄,爬过金川峡的山脉赶往河西堡。日落前,他将骆驼赶进山里后,独自背着麻黄摸黑爬过金川峡的山脉,徒步走向河西堡药材公司,卖掉那捆麻黄,乘着星夜再折回金川峡,然后找到山里吃草的骆驼拉回生产队。那时,山里的狼很多,他说,他一个人,很害怕。他不敢走在山谷里,因为狼群总会出没在山谷里觅食,他怕泛着绿光的狼眼向他投来诡异的光芒,他怕听到狼群的嚎叫。十五岁的孩子,他在每一座山的山梁上趔趄奔跑,哪怕绕路,哪怕胆战心惊,他也必须四处张望,把吃草的驼群找到。

  我的父亲的确坚强,依然像犀牛一样勇敢奔跑,哪怕很疼也不会放慢脚步,父亲始终勇敢着,每夜奔跑在山梁上。父亲笑着说:“很庆幸,当时有只五岁的骆驼特别有灵性,听到山野间的鞭响,便知是我来了,迅速奔跑在山谷里,顺着鞭音迎向我。”父亲乘着月色看到这只骆驼,悬着的心便落了地,瞬间有了安全感。父亲牵着它,一切恐惧都会立即消失。拉着这只骆驼,他便能迅速找到驼群,然后带着驼群,披星戴月吟歌归来。

  有一次,一只骆驼走散了,父亲连夜寻找,直到天亮时才找到。那段日子,父亲夜里最多睡三四个小时,有时甚至一两个小时,寻找骆驼的那一夜,他整宿都没有合眼。

  听到这些往事,我的心碎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就是我父亲的童年,不为人知的心酸的童年。

  我的父亲就是行走在大漠深处的一只骆驼,沉默而无畏;我的父亲就是奔跑在旷野中的一头犀牛,勇敢而坚韧。我要向父亲一样,勇敢而无畏;我要像父亲一样,坚强而沉稳,做一只生活中勇敢奔跑的犀牛。(作者单位永昌公路管理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