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一版 正文

庆阳传统民俗文化的“现代经”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薛巍敏 张文智   2015-10-23 17:05  编辑: 安东


  本报记者薛巍敏 张文智

  十月中旬,以弘扬农耕文化、建设美丽乡村为主题的2015中国(庆阳)农耕文化节在庆阳天富亿现代生态农业文化体验园拉开帷幕。悠久的周祖农耕历史孕育了庆阳独特的民俗风情,香包、陇绣、剪纸、道情皮影和陇东民歌堪称庆阳“五绝”,在经济社会发展迅速的今天,如何发扬传承农耕文化,成为考验庆阳人民的一道必答题。

  特色文化熠熠发光

  “绣一块四尺见方的陇绣,大概需要11个月时间,一定要注意针线的密度,不能太紧也不能太松。”在2015庆阳农耕文化节上,记者见到了正在细心打磨新作品的陇绣大师计淸,在她的手下,一针针彩色的棉线编织成一幅幅幽美的画卷。

  计淸的母亲贺梅英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庆阳香包绣制的代表性传承人。“母亲的作品针法细腻多变、色彩艳丽,造型独特,既秉承了陇绣传统绣制工艺,又充分吸收各大刺绣流派的精髓、汲取现代工艺美学的养分,在市场上独树一帜。”计淸告诉记者,从十岁起,她就跟随母亲学习陇绣技艺,现在年过四十仍觉得在陇绣的道路上需要不断学习。

  如今,计淸传承母亲的衣钵,将陇绣艺术继续发扬提升。2006年她成立了自己的陇绣艺术品公司,决心将作品带到更广阔的空间。经过近十年发展,目前她公司的作品已远销全国各地。

  提到庆阳,很多人自然会想到庆阳香包制品。近几年,庆阳人也在想方设法把自己的香包产业推向新的高度,庆香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陨媛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的香包做工精致、质量上乘,但长期仅限于小规模、小范围生产销售。”为了扭转这一局面,陨媛和朋友一起通过互联网销售的方式,让庆阳香包获得更广泛的影响力。

  她表示,香包虽小,但其中蕴含的能量可不小。在本地销量有限的情况下,她开始走淘宝网店的形式,端午节一天就卖了一万多元。

  在让庆阳传统农耕文化发光发热的同时,当地一些具有创新意识的人群,也在把传统文化赋予新的形式。

  杨校宁的本职工作是外科医生,从小爱好剪纸皮影的他,三年前受到雕刻葫芦的启发,尝试在鸡蛋壳上刻画,并称之为“蛋雕”。在脆弱的鸡蛋壳上刻出一幅完整的画作,其难度可想而知,而倔强的杨校宁就是在无数次失败后使这一不可能变为了可能。

  “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希望我们的文化能多一种载体,多一种传承。”看着自己手中一个个精美绝伦的“蛋雕”作品,杨校宁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传统文化正面临挑战

  在社会经济文化飞速发展的今天,享受“流行快餐文化”给视听带来的快感,已成为许多人的选择。如何保护好庆阳传统文化不被“流行文化”吞噬,成为每个庆阳人需要面对的课题。

  “做陇绣需要心静,心静不下来手就不会稳,绣出来的刺绣就会没有灵气。”在计淸看来,现在招收的学徒都比较浮躁,与当初他们入门学习时截然不同。回想自己练基本功时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而现在的学徒两三个小时能坚持下来就算是好的。

  与这个相比,“招徒难”更是让计淸犯难,“如今想要招个学生越来越难,即便管吃管住发补贴,也很少有人愿意来学刺绣。目前公司里的主要技工都是年龄较大的人员,我们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由于人手短缺,加之刺绣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耗时耗力的工作,每年产量有限,走大规模销售的路线基本不可能,“我们也想开网店,可根本没那么多精力制作大量的手工刺绣产品。”

  工艺稍显简单的香包制品也同样遇到了困惑:“由于庆阳香包现在没有一个制作标准,每个地方的制作工艺都有差别,很难实现标准化生产。”陨媛认为,虽然许多人知道庆阳香包著名,可实际上“庆阳香包”并没有统一的注册商标,不利于香包产业的保护发扬。

  此外,庆阳泥塑、陇剧等文化资源亟待开发,有的甚至濒临灭绝,已开发的民间民俗文化产业仍存在着规模小、品牌少、竞争能力不强、产业化程度不高等问题。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