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共享”泛滥 共享经济偏离初衷

时间:2017年09月06日 09:54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0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经济网  >  经济产业

  

北京街头“共享马扎”上线一天丢了一半。

出租衣服变成了“共享衣橱”

  

  层出不穷的共享产品,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人们的认知。继共享单车之后,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KTV、共享马扎、共享遛娃小车等产品纷至沓来。随着共享产品越来越多的同时,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如何管理就成了新难题。

  共享经济已呈现出遍地开花的态势,一路走来有些共享产品被市场验证出了许多漏洞。据媒体报道,共享马扎上线一天丢了一半;共享雨伞两个月丢了40万把;共享睡眠舱被叫停;共享遛娃车推出1天被清走;共享单车已被上海、杭州等城市禁止增加投放等。

  记者还了解到,悟空共享单车在运营短短6个月后,就退出了舞台。由于前期没有设定为单车安装GPS定位系统,导致没有办法运营下去,公司最终损失了近90%的自行车库存。

  此外,据网友爆料,在8月28日七夕节当天,北京三里屯出现一身着蜘蛛侠服饰的“共享男友”,路人扫码可与他互动,“共享男友”的男主回应称只是娱乐烘托节日气氛。可见,“共享”的帽子已深入人心。

  业内人士认为,共享经济“泛滥成灾”已逐渐将“共享”成为一种噱头。没有明确法律法规约束下的肆意行为以及资本的无序竞争,成为制约共享经济发展的根源问题。

  ●共享经济未来的路

  随着共享项目的越来越多,共享经济看似在繁荣发展,但也暴露出很多问题,舆论对于共享产品质疑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所谓的“共享”并不是都还保持着原有的初衷。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这种市场背景下,共享经济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风险。共享经济的确存在一定的风险,比如市场风险、法律风险、道德风险。

  那么,基于此,未来的“共享”还能不能走远?“当前,不是能不能走远的问题,而是如何走好、走稳的问题。”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经济是互联网时代基于市场需求的一个产物,所以共享经济必然朝着更加规范的方向发展。

  对此,刘俊海表示,“共享经济在理论上可以走远,但问题是能否将其真正地落到实处,这就取决于能不能打造一个法治规范、阳光透明、多赢共享的市场生态环境。目前存在着行业内部搅局的现象。此外,如果地方政府对于这件事情持不主动、不担当、不支持的态度,也会导致共享经济的发展有瓶颈。”

  “在充足人气和快速发展的技术支持、日新月异的迭代创新以及持续升温的资本热捧下,未来交通分享市场的用户及覆盖城市的数量必将持续扩张。”中研普华研究员茹俊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茹俊波认为,整合多种出行方式的一站式分享服务将出现,进一步改善人们的出行体验。未来将展现出更高水平的包容性,吸引更多不同地域和年龄的用户参与其中。此外,未来的交通分享将进一步扩展维度并延伸服务链,开展停车、加油、洗车、保养、保险等方面衍生服务,进行更多跨界合作与创新。

  ●存在商业乱象

  记者梳理发现,网上一直有这样一种质疑:共享经济除了资源浪费,还存在商业模式上的一些乱象,通过收取押金获得大量资金的“圈钱”行为。

  茹俊波坦言,现在的很多企业借着共享的风口确实实施收取押金圈钱,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流才是生命力,比现金流更重要。企业应关注用户在使用产品过程中产生的信息流,对数据进行深度分析,加强与其他商业领域深度融合,实现资源和信息的交互,除了产品使用费之外,挖掘多元的收入来源。

  财经评论员刘艳认为,共享经济背负着究竟是风口还是风向的自我证明压力。对于正在探讨和兴起的共享停车行业,究竟是有可能变为“疯投”的风口,还是成为引领城市停车服务升级的风向型产业?这并不完全取决于资本的热度,而是取决于市场的实际消费需求。

  刘艳告诉记者,以共享停车为例,共享停车的盈利模式最重要建立在其编织好的价值网之中,把共享停车用户企业供应商、平台运营商、第三方支付服务商、移动网络技术支持成员和后续不断加入的各方投资者连成一个有机整体。各个主体间已不再是单一的价值链,而是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价值网。

  其次,“对市场当中很敏感的商业模式,经过专家论证和公众听证,可以发布事先的指导意见,明确行为规则。其次,通过规范意见可以弥补法律规则漏洞。”刘俊海提到,一定要强调打造创新友好型的政府监管体制,政府监管的宗旨和目的不是压抑创新,而且鼓励创新。但是,需要建立在规范创新的基础之上,离开规范一切都是空谈,脱离了诚信的创新就是骗子。

  此外,对于收取押金这件事,刘俊海认为,也有其正当性,毕竟共享产品被破坏的现象还很严重,这与消费者道德风险是挂钩的。但是不能让押金收太高,需要论证押金的公平合理性。此外,退还押金的时候,手续要简便、程序要透明,这点很重要。

  然而,盘和林则表示,极力反对共享单车的押金模式,并多次呼吁予以规制。他认为,这背离了共享经济的初衷。如果共享单车不靠自身业务盈利,而是在押金上面动脑筋,这不是社会合意的结果。不过,公司可以收取押金,但不能与收取押金的“合约”背离。针对共享单车“圈钱”行为要进行类似P2P金融管理。

  据报道称,全国共享单车公司押金规模已经超过90亿,实质上已经不是民商法中的普通押金问题,已成为一个类金融问题,有可能进一步发展成非法集资等金融违法行为。对此,盘和林强调,虽然收取押金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因为平台经济的总量大、涉及面广,因此必须进行一定的管控,对押金安全问题必须进行规范。例如押金的安全问题,限制押金成为平台公司可以任意支配的“私房钱”。

  ●亟须介入监管

  记者了解到,为防范并遏制伪共享、“共享泛滥”的乱象,业界对于是否需要政府及有关部门介入监管,以及制定规章制度、完善市场机制有不同的声音。

  “这些问题不必由政府来界定,而应该交给市场来检验。”盘和林认为,虽然共享充电器等“奇葩共享”项目会造成一定的社会资源浪费,但政府要允许市场“试错”。“试错”所导致的资源浪费是市场经济必须付出的代价,远比行政管制的“父爱主义”更具经济效率及社会福利。

  同样,刘艳表示,政府能够介入的切入点在于:守住公共利益不受侵犯的底线,明确共享经济的行业责任主体,与共享经济企业建立密切合作完善社会个人征信体系。共享经济更是信用经济,是社会秩序文明程度的试金石。

  对此,盘和林补充道,政府监管部门不必对符合市场法治的“奇葩共享”项目进行限制。也就是说,政府的监管、规章制度只需要维护好公共利益和市场正常秩序就行了,而不必操心共享经济具体经营管理环节是否盈利等问题。

  “即便会出现一些问题,但基于市场需求的经济行为会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也有一种内在的自我纠错机制,当然,政府的规范、行业的自律应对主要从公共利益、公共秩序等入手,而不是对其发展规律进行限制。”盘和林补充道。

  但是,在刘俊海看来,有必要制定规章制度。他强调,一定要扭转各个产业过去存在的先发展后规范、重创新轻诚信等老毛病。政府介入一定要有前瞻性,必要时要加强引导。

  所以,为了遏制“伪共享”,刘俊海坦言,确实有很多事需要政府担当。其次,消费者要擦亮眼睛,不要什么都跟着凑热闹,也希望业界要自律。“共享”可以,但是要有道德法律的边界,要注意倾向,否则一旦蔓延开来,会更加不好控制。

  茹俊波提到,在未来,我国应构建一个有利于法律制度快速出台和修订的制度产出机制,这样制度产出的速度才能跟上经济社会发展变化的速度,生产关系才能与生产力保持合理的关系。据《中国产经新闻》

编辑:关颖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1020040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